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火线入党 |  让春天重返枝头

作者:刘国强


以下文章经作者同意转载自2020年第四期《鸭绿江》杂志



让春天重返枝头

——写给抗疫前线的辽宁医护人员



前 奏


公元2020年1月23日,将是一个永久载入中国史册的日子,从上午10时起,武汉市内交通停运,离汉通道暂时关闭。
一个令人惊恐万状的消息迅速传遍世界:武汉封城了!
这意味着,武汉1000多万人口,被关闭在家中,里不出外不进。要封闭多久?武汉究竟有多少人被感染新冠肺炎?已经死了多少人?恐怖“上不封顶”!
威胁还在加剧,治疗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医院不够,床位不够,医护人员太少,防疫物品短缺,那么,还要有多少人被传染,多少人将丧命?
更加惊恐的现实接踵而至:全国各地纷纷发现感染病例,数量直线上升。每个数字都是一根针扎在人们的心上。而被封城的武汉,不断传来死亡病例,画家遇难,导演遇难,健身明星遇难,诗人遇难,许多家庭刹那间被撕碎,全家人无一幸免……
一时间,英雄的武汉城和英雄的武汉人民成了“众矢之的”,甚至提到“武汉”两个字都让人心惊肉跳。躲吧,赶快躲,躲的越快越好,躲得越远越好!
在这样恐怖的氛围下,为了救助更多的生命,祖国各地的医护人员纷纷“逆行”,冒着随时可能牺牲生命的危险,扑向湖北,扑向武汉,扑向疫情传染最厉害的中心地带……
辽宁省共向武汉派出12批次救援队,2054位医护人员。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抗击疫情的战役中,辽宁医护勇士们面对面地与死神和病魔展开殊死格斗——


01

火线入党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2月14日上午,在东北辽宁,沈阳急救中心浑南一分中心站长徐宁,在鲜红的党旗前,激动地举起右拳。因为疫情原因,举办了网络视频会议,在线上宣誓。
时隔四天,2月18日,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辽宁大石桥第一人民医院护士赵婷婷,也站在党旗产庄严宣誓,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
国难当头,每个人的生命都受到威胁,许多热血青年以飞蛾扑火、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英雄气概,第一时间冲向疫发前线,以血肉之躯筑就一道钢铁长城,以宝贵的生命当盾牌,抗击新冠肺炎病毒。

用生命保卫生命,用生命守护生命,用生命加固生命,一大批青年像徐宁、赵婷婷一样,在抗疫前线英勇战斗,火线入党。

在同一个午夜

人要活成两种样子,发光和不发光。不发光的日子,是为发光做准备。

午夜12点半,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睡眠中的女孩子惊醒,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手像鸡叨米那样快,“嗖”地抓起电话,婷婷,明天早上九点半,到市卫健委集合,去沈阳,你把东西收拾收拾。电话是医院护理部主任张玲打来的。

女孩子一下就懵了,不知道该带什么东西。她只清楚一点,自己的请战申请被批准了,要去武汉抗疫前线。头天晚上,因为爷爷有病,爸爸妈妈都去爷爷奶奶家了。爸爸嘱咐女儿:等我们回来,明天是你的生日。

激动和紧张像摇曳的火苗,一朵在左,一朵在右,欢快而热烈地烤着姑娘,她再也没能入睡。

同一时刻,在沈阳,电话铃声刚响第一声,就被强行按灭。这位男医生习惯了,睡觉手里还攥着手机,就为一个“快”字。在他看来,120救护医生就是要快,“急在分秒之间,救命生死边缘。”新冠肺炎病毒躲在暗处,一旦有患者出现,都要120急救车运往治疗医院,效率更要迅雷不及掩耳。一边在电话里问询接人地点,边走边通知搭档(一个急救车要一名医生、一名护士、两名担架人员和一名司机),一头扎进夜幕……

这便是2020年2月2号午夜的徐宁和2020年2月2号午夜的赵婷婷。


徐宁:救人要 “争分夺秒”

2020年大年三十晚七点,徐宁正和家人吃团圆饭,刚吃两个饺子,便接到电话通知:有个新冠肺炎疑似患者,需转往沈阳市传染病院。该患者1月18号来沈阳,24号喝多了,倒在马路边,被看见的老百姓打110,警察将其送到沈阳市救助站。现在,该患者咳嗽、发热,情况危急。

徐宁火速赶到救助站,患者仍半醉着躺在床上。徐宁叫了几声,他没反应。徐宁便推了推他:同志,你醒醒,你醒醒啊!患者转过身来,情绪激动:你谁呀?徐宁说:我是120的工作人员。患者转过身去,不理徐宁。徐宁问他:同志,你怎么了?有什么症状?哪里不舒服?患者说他咳嗽,浑身没劲儿。徐宁道:你起来吧,跟我走,给你找个看病的地方。患者提高声音执拗地说:我不去!

徐宁再三做工作,他才不情愿地起来。

患者60岁,家住辽阳,在武汉打工。现在,没有家,没有亲人,居无定所。徐宁把他送到沈阳市第六人民医院发热门诊,替他挂号,又给他20元钱买点吃的,这才离开。

身穿密不透气的三级防护将近5个小时,在急救车内、在发热门诊浑身又闷又热,来到室外又立刻被冻透,交接完患者按照流程脱去防护装备的那一刻他只觉得头晕、胸闷、站立不稳。

待急救车消毒完毕回到办公室已是大年初一凌晨1点30分,徐宁没有回家,返回办公室待命。武汉封城,全国疫情越来越严重,从2月5号起,徐宁就住在单位,成立了120疫情转运队,带领全站人员24小时坚守在抗疫运输第一线。

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途径除了呼吸道飞沫传播,还有接触传播和粪口途径传播,急救车每天要转运很多患者,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发热原因不明的,分中心每天人来人往人员流动性较大,因此每天给出诊车辆和分中心消毒都要使用大量的消毒液。当得知单位库存的消毒用品捉襟见肘,徐宁在微信朋友圈呼吁大家捐赠,发动亲朋好友帮助筹集消毒用品,用三天的时间筹集到10L装84消毒液8桶、5L装75%酒精4桶,他把筹集到的物资全部交给中心统一分配。

浑南一分中心是独立站点,用餐都由周边的饭店配送。传染病疫情的来临导致周边饭店全都关门停业,大家的用餐成了大问题。徐宁向上级请示,每天到中心食堂取午餐和晚餐,为了不影响同事出诊和出诊间隙的休息,他主动承担起取餐的工作,每天开着私家车两次往返于中心和分中心之间,让大家在这个特殊时期没有后顾之忧、安心工作、全力抗击传染病疫情。

120是救死扶伤的最前线,必须出诊速度快,把责任高高地举过头顶。无论发生什么,医生都要尊重生命,以抢救生命为第一要素。

前年11月的一个深夜,冷风劲吹,天阴雨密。午夜12点半,睡梦中的徐宁被电话惊醒,一位七旬老人病危。

徐宁背着医药箱爬上七楼,发现患者哮喘,脸发干,神态恍忽。徐宁赶紧检查,判断老太太为左心衰,非常危险。如果不立刻吸氧、及时处理,她连楼都下不去。徐宁扶她坐着(不能平躺),为她注射降心律药西地兰。这种药为静脉注射,要慢推,至少要推20分钟。药物在体内启效有个吸收过程。同时用上降压药、利尿药。患者儿子气急败坏地喊:磨蹭什么啊?赶紧抬走,上医院!

徐宁说:现在不能走。根据我的经验,现在下楼,最多下到四楼,人就没了。

推完药,老人儿子又催促道:赶紧走吧,还等啥呢?

药用上了,但药在体内不能可马上发挥作用,要等等。徐宁说。

十多分钟后,老人儿子气急败坏地喊起来:赶紧走啊!

徐宁非常清楚,药已经发挥作用,如果听老太太儿子的,现在就走,即使病人死亡,徐宁也没什么责任。可徐宁清楚,那样病人就完了,而医生的天职,是敬畏生命,是把责任高高地举过头顶。徐宁背对着老太太儿子,说:到医院也是用这药,再稍等一会儿。

徐宁不知道,老太太儿子已经上厨房拿来菜刀,高高举着走过来。儿媳预感不好,赶忙过来阻止。

徐宁斩钉截铁地说:你是让你妈活着,还是让你妈死?要是让你妈活,你就听我的!

又过20多分钟,老人的血气监测已由60多,上升到80多,神色也好多了。

徐宁特意大声说:大娘,好些吗?

老人点了点头。

儿媳说:好多了。

又过20多分钟,血氧上到90%,后上到95%,已经正常,徐宁才按排将老人抬下楼。

临走时,老太太还扯扯自己的衣角,捋捋头发。

送到医院,医生简单看了看,赞扬道:120医生处理得太好了。老人儿子这才觉得不好意思,追徐宁到大门口:大夫,我错了,对不起。

没事。赶紧办住院吧。徐宁说。

许多老百姓以为,120就是转运的。其实,120医生及时出手,能挽救急危病人的命。

徐宁救了多少人,已经记不清了。最密集时,他一夜出诊19次。


赵婷婷:这里不分男女,都是患者

在武汉大学人民医院重症病房,赵婷婷经历了人生从未有过的体验。气囊似的防护服裹紧身体,每个汗毛孔都捂得热痒难耐。汗水浸透了内衣,仿佛也浸透了五脏六腑,哪儿都不舒服。可是,一见到重病号缺氧状态、嘴唇紫干、呼吸困难的样子,赵婷婷立刻“精神”起来——这些患者太可怜了,见到医护人员像见到救星一样,瞪大着眼神强烈闪烁着对生命的渴望和期盼!

虽然赵婷婷在大石桥中心医院ICU重症病房工作,见惯了病患和死亡,还是被眼前的患者震撼了!

她流着泪对姐妹们说:我们……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啊!”

赵婷婷像对待亲人一样对待患者,哄着喂饭,搀扶着重患上厕所排大小便,提裤子、擦脏物,我觉得小姑娘做起来不方便,问她对男患者也这样吗?赵婷婷回答我:这里不分男女,都是患者。

戴口罩勒得头疼,呼吸费力,心怦怦怦跳,缺氧状态。赵婷婷一直咬牙坚持,脸上始终挂着笑,深受患者喜爱。

忙里抽闲,赵婷婷还写些日记,这里选发三篇:


2020年2月5日   武汉大雨

每当我从坐车从医院回到酒店,我都会问我的队友:我们每天走的是同一条路吗?她说:是的。只不过我们见证的是不同时间的武汉,凌晨的,深夜的,清晨的,傍晚的……

我多想等这场疫情过去了,再来武汉,看看那繁华的街道,川流不息的人流和车辆……

我多想等这场疫情过去了,再来武汉,吃一碗路边正宗的热干面……

我多想等这场疫情过去了,再来武汉,与队友走在武汉大学的林荫小路上,欣赏着武大樱花的唯美与清香……

我期待着,盼望着……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下班后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吃好饭,睡好觉,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做好生活及工作日记,以饱满的精神状态和昂扬的斗志去站好下一班岗。好好的、认真地护理病人,让病人早日康复出院。

此时此刻我知道,北方的天空正飞舞着一片又一片大大的雪花,晶莹又剔透,那是我对家乡、对亲人的无限思念和盼望。

这里瓢泼大雨正洗刷着武汉的大街小巷,也给我们的心情笼罩着一丝阴霾。但是,我们坚信,与全国人民一道众志成城,共同抗击疫情,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2020年2月15日

转眼间来到武汉已经13天了,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的樱花都已经开了,在近两周的时间里我已经适应了忙碌的节奏。

每每听到患者们的连声感谢时,我便已经忘了疲惫的身体和已经模糊的护目镜,我只希望患者们都能够早日康复,平平安安地出院。

以前总是抱怨护士这个职业太渺小,但如今我特别骄傲我能成为一名白衣天使,可以在武汉危难之际冲往一线,就像在请战书上写的那样:不计酬劳、无畏生死……

从小到大没有过这么长时间离开父母,每当下班拖着疲惫的身体、一个人在房间内的时候,那股思念不断地涌上心间,想念妈妈做的菜,想躺在沙发上头枕在爸爸的腿上,挂念正在生病的姥姥、爷爷……每次视频我都会对家人说:你们就是我坚强的后盾,只要你们一切安好,我才能在“战场上”铆足了劲儿去战斗!



2020年2月17日

又是6个小时的奋战、这次我们病区又接收了9个患者,竟然有一位是辽宁老乡。患者看到我们是辽宁来的,脸上有了笑容,隔着护目镜,我看到他眼里有泪,我想那是激动的泪水,在这个特殊时期,看到老乡也是一种鼓励吧。

每天一忙起来,隔离服就变成了桑拿衣,里面的小衣全湿透了,头上的汗水也能顺着护目镜滴答滴答地流下来。每次走出病区摘下口罩的那一瞬间,才发现原来空气也会变得如此美味……

武汉的天空终于放晴了,心情都跟着舒畅了起来。就像这场疫情一样,终有一天会雨过天晴……

武汉加油!白衣天使加油!


赵婷婷的请战书更加震撼,我读出铁马金戈、挥笔出鞘的感觉!看上去这样柔弱、娇美的小姑娘,国难当头,竟有着火山喷涌般的爆发力——


请战书


各位领导各位同仁:

新冠病毒来临,考验我们白衣天使的时候到了!

我自愿请缨到武汉最前沿阵地,与全国各地医务工作者一同战斗,抗击新冠病毒!

不计报酬!

不计名利!

不畏生死!

我平时工作的岗位,即将成为没有硝烟的战场!

我报名参战!

              Icu科室赵婷婷

               2020年1月28日







刘国强

[主要成就]

辽宁省传记文学学会会长,辽宁省散文学会副会长

中国作协会员。已发表中篇小说30部。出版文学著作20部。

[代表作品]

代表作《日本遗孤》《罗布泊新歌》《鼻子》。

曾获中国传记文学奖、中国工业大学大赛一等奖、孙犁散文一等奖、北京文学奖

辽宁文学奖、辽宁省五个一工程奖、辽宁省优秀图书奖、辽宁最佳写书人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