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连载|忽培元:《群山》第27章

【编者按】叶梅(著名作家,曾任茅奖、鲁奖评委,现任中国国际笔会中心副会长):文学作品必须既是生活的,又是审美的;既是思想的,又是情感的;既是记录的,又是记忆的。我看了“三部曲”以后,深深地感觉到这个作品是有思想高度的、有情感深度的、有鲜明价值的,是一个引领公共精神的宏大篇章,也体现了一个作家正直的思想品格。《苍生三部曲》给我们这样一个启迪,就是在非常复杂的形势中能够作出正确的判断,从杂乱现象中能够有选择有价值的识别能力,通过选择作出正确的判断,然后给予正确的行动。当前我们的生活中,经常出现极左的思潮和极右的思潮。我们看马文瑞同志在当时社会条件下对社会的态度和冷静思考,看他当时做出的选择,结合我们当下社会的乱象,值得我们深思。其实不管是极左的还是极右的思潮,都是非常丑陋的,都是对公共价值的一个消解,都是出于非常个人的目的,影响了整个公共生活的建构。公共价值的建构和社会的健康整体的推进非常重要,这一点深深地打动了我,也启示了我。我想对作品提点不足,作品有时五六页就称为一章,从结构上需要调整一下。另外标题太长。文学必须给心灵一个说话的机会,从我们平时的交谈感觉,实际上忽培元思路是很活跃的,人生姿态是很积极的,感觉这里面一些记录的东西和书写的概念压抑了作者活跃的情感,作者可以让自己的心灵多说一些话。

——《从个人叙事到国家叙事的成功实践》
原载于2015年6月19日《文艺报》

第27章:晋西游击队的英勇战斗,使敌人吓破了胆。军阀井岳秀立即命令高双成纠集重兵围剿


历史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日子,那个黑沉沉的陕北八月天的湿雾迷漫的夜晚。一个意义深远、极为重要的决策在安定县任家砭小学校那孔普通的土窑洞里形成了。一项并非石破天惊、却从根本上影响了西北革命斗争形势的工作默默地展开了。从此,结束了陕北没有共产党领导的工农革命武装的历史。那一夜,照例披着老羊皮袄坐在磨盘上抽旱烟的任丰盛老汉,望着那窑窗上的灯光,心中感到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的惬意。只是,他并不晓得,这次会议非同寻常,也非同小可。令人意想不到的,使革命大显其威,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一系列重要的变更,不久将要发生。

几天之后,各区预备参加红军的青年队员确定下来。游击队派来接收新战士的人也要到了。新兵集结的地点,选定在任家砭对面沟里地形十分隐蔽的任家湾。这天黄昏,马文瑞和县委几个同志早早来到任家小院。任志贞的母亲,给大家端茶递水,很是热情。

天刚擦黑,游击队副大队长吴岱峰带领两名战士来了。这个三十出头的汉子,中等个,宽肩膀,走路腰板挺得笔直,手脚格外麻利,话语简短果断,一副耿介刚强的军人气派。

他一进门,也不说笑寒暄,冲着炕桌边围坐的几个人问:“哪一位是马文瑞同志?”

马文瑞欠起身,问:“你是吴岱峰吧?”

“嗯。”他答应着,敏捷地伸出双手,紧紧握住马文瑞的手,因激动而声音颤抖着说:“我代表晋西游击队,感谢陕北特委和安定县地方党组织的有力支持!”这位游击队的副大队长,家乡就在距任家砭不远的吴家岔。他上过中学,1925年入党,先后被派往冯玉祥、高桂滋部搞兵运。他性情倔强,疾恶如仇,是一位坚定而勇敢的游击队指挥员。

几个人围坐在炕桌上亲热地拉着话。各地前来入伍的青年陆续到来,他们由各区区委书记亲自带领着。另外还有一个马云泽,这个绥德汉子,他参加游击队,是马文瑞亲自提议的。他原本是特委指派专门负责同刘志丹、谢子长等开展兵运工作的同志联络的。文瑞觉得游击队刚到陕北,情况不明,很需要这样一位既可靠又熟悉情况的同志参加,负责同刘志丹、谢子长及各地党组织的联络。马云泽一进门,马文瑞便指着他,给吴岱峰风趣地介绍道:“这个马云泽,你可别小看他,是咱陕北、陕甘边的活地图。有了他,你们不要愁迷路,更不愁找不到老谢、老刘了。”

“那太好啦,尔格(现在)情况紧急,茶(咱)得赶紧找到老刘和老谢!茶(咱)如今这么多的人,没有刘志丹、谢子长率领茶(咱)不行呀!”

性情活泼的马云泽故意学着岱峰的安定话说:“能行,我明儿个就给茶们出发。”

两人的对话,把一窑人都逗乐了。任家小院里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夜静时分,各区前来入伍的三十多个青年全部到齐。炕上,脚地下,黑糊糊地聚满了人。

马文瑞激动地挨个儿看着这一个个即将参加红军游击队的青年们,其中有不少是他认识的党团员。他们显然比平时穿得整洁,许多人头上拢着新羊肚子毛巾,脸也是刚洗过的,个个神情严肃,兴奋得脸上泛看红光,就像相亲或娶亲的新郎一样,兴奋之余,又有点儿隐约流露出的羞涩。参加红军游击队,这对于他们来讲是神圣而梦寐以求的。此刻,他们的眼光都羡慕地直朝吴岱峰带来的那两个游击队员手里瞅。那两个战士手里握着的钢枪擦得很亮,乌黑的枪管,在油灯下闪着幽暗的蓝光。

强龙光、强世清、侯奉孝、侯奉来、侯奉高、郭立本、惠怀玉,李维俊、惠泽仁、阎宝忠、路文昌、陈志刚、姬升元、郭万芝、王得民……

马文瑞挨个儿看着这些即将前往部队的年轻的党团员,一个个精神饱满的样子,十分高兴。他想,这些经过党团组织培养的有觉悟的青年农民,手中一旦掌握了武器,就像猛虎添翼,必定能成为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勇士。中国工农红军晋西游击队,有了这批新生力量,就能恢复元气,迅速发展壮大起来,成为威震西北的一支劲旅。

这时,入伍的新战士在院子里排好了队。慕嘉绩宣布由马文瑞代表特委和县委讲话。马文瑞压低嗓门说:“同志们,你们就要离开家乡和亲人,到红军游击队去了。我们陕北自古以来吃粮当兵的人不少,但是参加共产党领导的穷人自己的队伍,你们这还是开天辟地头一回。你们参加的是红军游击队,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扛枪闹革命的红军战士。你们手里握着钢枪,要时刻不忘自己是革命战士,是替劳苦大众打天下的队伍,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替人民着想……”

县委书记简短的讲话,听得大家都很感动。临出发时,吴岱峰又一次紧紧握住马文瑞的手,深情地说:“我们走了”,便一转身,带领着新战士的队伍,大步朝山沟里走去。不一会儿,长长的队伍就消失在夜雾笼罩的群山中。

参军的队伍早已看不见了,送行的人们仍然默立在那里不动,人们兴奋的心仍然狂跳不已。夜风吹来,马文瑞突然感到身上有些冷,觉得有些疲倦。为了晋西游击队的到来,他已经许多天没有宽衣睡觉了。那天,他布置完全县的工作,就连夜到各区去检查落实。晋西游击队来到安定,敌人已经有所风闻,因此各哨卡、路口把守很严,许多交通要道完全被封锁了。他就整天翻山越岭在荒无人迹的山间攀登穿行。晋西游击队的到来,使他欣喜若狂。当他独自行走在山间,周围是一片静寂,他的耳畔就会响起老谢临走那天夜里讲的一句话:“有了牢靠的中心区域,我们建立起自己的武装,也就有了立足之地,兵员、给养也才有保证。”如今,我们自己的武装已经来到面前,安定县能成为游击队可靠的立足之地吗?他心里明白,这支三十人的小小的武装,就像一团被狂风恶浪由晋西吹过黄河的革命武装斗争的火种。搞好了,它可能很快燃成燎原之势;搞得不好,也可能顷刻熄灭,他感到自己肩头的担子很重很重。作为中共陕北特委负责人之一,作为安定县地方党的主要负责人,他觉得自己必须尽最大的努力支援游击队,使这只在敌人重兵“围剿”下,像一只带着创伤奋力飞过黄河的雄鹰,迅速恢复元气,在陕北高原上振翅高飞。他不光要求各区都送最好的党团员、青年参加游击队,连县委委员中,也确定赵福祥去游击队,以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同时,他已经派人把晋西游击队过河的消息报告了中共陕北特委书记赵伯平,希望特委派更多的同志参加游击队。他想,以往派那么多的好同志到敌人部队中去搞兵运,失败了再派,暴露了再设法打进去,牺牲了许多人,目的还不是想拉起一支武装。平时总是稳健从事的马文瑞,这一回却表现得格外急迫。他认为这是关键时刻,就像运动场上的百米冲刺,任何一点迟疑,都可能带来追悔莫及的损失和失败。

怀着这样的心情,他和同志们一连好些天奔波在安定山中,直至把这第一批入伍的青年送走。

那一阵令人发颤的寒冷的夜风,倒启发他想到了游击队的给养问题。眼看着天凉了,马上就得考虑部队换季。这一带群众生活都很困难,也不知红彦他们有什么考虑。

在地方党组织的支持和帮助下,晋西游击队由过河时的三十人,迅速发展到一百多人,像一只勇猛矫健的雄鹰,顶风冒雨,翱翔在陕北高原上。部队扩充了兵员,一路行军,东打西进,转战在安定、安塞、延川、保安、横山及三边诸县约数万平方公里的广阔区域内。所到之处,袭击民团,打富济贫,镇压恶霸,宣传革命。一连数月,力克敌军。安塞平桥遭遇战,击毙敌军数人,余敌溃逃;保安安条岭战斗,奉命前来围剿的敌军三百余人被彻底击溃;营盘山战斗,击溃敌万宝山营及横山民团,缴枪五六十枝,俘敌三四十人;安定玉家湾战斗,全歼敌王牌骑兵排;瓦窑堡战斗,游击队主动出击,围城强攻,敌凭险拼命固守,虽未攻下,使敌大为震惊;雁门关战斗,游击队几乎活捉去榆林给井岳秀贺寿的敌旅长高双成。阎红彦、吴岱峰很能指挥打仗。他们一路带领部队,神出鬼没,日夜穿行于陕北山间,越战越勇,威震陕北,搞得井岳秀、高双成坐卧不安。

游击队转战中,派人转告安定县委,急需食盐和一些宣传用的纸张、粉笔和军号嘴儿之类的军需品。县委研究决定派慕嘉绩到瓦窑堡镇上买了送往部队。当时,刚刚打完玉家湾一仗,敌人派重兵来“围剿”。慕嘉绩置办好物品,走在路上遇到了敌人,被抓住搜出了纸张、粉笔和号嘴儿。敌人严刑拷打,要他供出游击队去向,慕嘉绩宁死不招。敌人无奈,将他押到瓦窑堡枪杀,并将首级割下,悬于城门示众。文瑞得知慕嘉绩英勇就义的噩耗,悲痛万分。那大约是大革命失败后,敌人在陕北枪杀的第一个共产党员。慕嘉绩是吴堡人,对党的事业忠诚积极,做农运工作很有经验。他来安定之前,在吴堡县曾参与领导岔镇及附近数十村四五百农民群众,向贪赃枉法的县财政局长兼岔镇区区长薛有年和劣绅蒋时先进行斗争。来安定以后,他又是全身心地投入工作。马文瑞对这位兢兢业业、埋头苦干的同志很赏识。为了支持红军游击队,安定县委失去了一位好同志,文瑞伤心地流了眼泪。多么忠诚积极的一个同志,从此便永远地失去了。当他活的时候,他面对强敌,始终高扬着自己的头。当他牺牲后,他的头颅被高高地悬挂在城门上。愚蠢的敌人,以为悬头示众可以镇压人民,但却不懂得,这一颗沾满鲜血的共产党员的头,像一团燃烧着的愤怒的烈火,进出城门的群众望着它,激发起的不是恐怖而是愤怒和仇恨,唤起的是人民反抗意识的觉醒!一个人倒下去,千百个人站起来了。游击队以更猛烈的战斗,打击着敌人。

晋西游击队的英勇战斗,使敌人吓破了胆。军阀井岳秀立即命令高双成纠集重兵围剿,妄图一举歼灭红军游击队。这时,游击队仍然鏖战于延川清平川一带。敌步骑六七百人,荷枪实弹,以包围之势突袭而来。在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游击队利用夜间雾大,由陡坡滑下突围,巧妙摆脱了敌人。敌人增兵,穷追不舍,游击队处境十分危险。为了避开敌人主力,游击队转战到陕甘边境开展游击战争。同时陕北特委设法报告中共陕西省委,晋西游击队已向陕甘边境转移,请求火速派人接应。

此处值得记述一笔的是,就在晋西游击队依靠陕北地方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支持,在黄土高原的丘陵沟壑间大显身手,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另一支党领导的由高桂滋部起义部队组成的红24军近千名官兵在参谋长蒲子华(共产党员)等率领下,先在山西、内蒙古一带英勇转战一月有余,行军两千余里,沿途打了大小十多仗,击败了晋军、绥军的堵击和围追,一路发动群众,打土豪斗地主,摧毁了不少反动的地方政权和武装。尔后部队由山西河曲强渡黄河进入府谷十里长滩,歼敌两个连,遂设法寻找地方党组织,未获。部队军心不稳,在府谷黄甫、清水、木瓜村一带与井岳秀部86师和傅作义部骑兵激战,终因孤军作战,寡不敌众,蒲子华被捕。红24军全军覆没,起义失败。蒲子华(绥德人),这位优秀的共产党员、青年将领,被敌人押解到榆林第三监狱,井岳秀亲自审讯。井岳秀说:“蒲将军,你年轻,很有军事才干,只要你不当红军,我先给你一个团长干干。”子华说:“把你们这些反动军阀统统消灭,我就不当红军了。”井岳秀说:“你硬,我就把你在绥德的母亲、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全抓来杀了!”子华说:“你欠人民的血债越多,完蛋得就越快!”过后,井岳秀又打发一绥德人来劝降,子华痛斥了那个家伙。井岳秀即令动刑。子华被打得遍体鳞伤,终不投降。1931年10月下旬的一天,蒲子华高喊:“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英勇就义,年仅24岁。

晋西游击队转移到延安蟠龙附近贯家屯稍加休整后,经十里长岭南下到金堂,渡过洛河,穿过白沙川、瓦子川、平正川,抵达葫芦河川,再西进到保安顺宁川与张廷芝部在野鸡岔、红柳沟连打两仗,击溃敌人。于旧历九月下旬,到达甘肃合水、华池、南梁一带。这一带山高林密,道路崎岖,是纵贯陕甘交界的大山脉,敌人统治力量薄弱,便于游击队隐蔽活动。中国工农红军晋西游击队进入南梁一带,当地反动民团闻风而逃。游击队发动群众,斗地主分财产,深受群众拥护,终于站稳了脚跟。游击队在深山密林中,开辟了陕甘边地区红色游击区。11月上旬,中国工农红军晋西游击队步骑三百余人,南下南梁堡,和刘志丹相遇。战友相逢,喜不自禁,大队长阎红彦将自己心爱的驳壳枪送给刘志丹。这支革命武装,后来和刘志丹联络的民间武装会合,组成西北抗日反帝同盟军,后又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在谢子长、刘志丹和阎红彦率领下,驰骋陕甘边,威震西北诸省。在此基础上,于1932年冬季创建中国工农红军第26军。从此,西北地区产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红军主力部队。



以上文字已经作者授权发布,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