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会员登录
登录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成思危:思危一生 真言一世


成思危卸任前最后一次接受专访

传奇人生:放弃优越生活投身大陆建设

“父亲给他取名成思危,寓意居安思危,希望他不忘男儿肩负国家安危的责任”

    1935年,成思危出生于风声鹤唳中的北平,父亲给他取名成思危,寓意“居安思危”,希望他不忘男儿肩负国家安危的责任。成思危是成家五个孩子中的独子,父亲成舍我是杰出的一代报人,母亲萧宗让曾留学法国,书香门第的他自幼便接受中国传统文化的教育。他也继承了作为报人的父亲的脾气秉性,敢讲话,说真话,以实际行动践行着“慷慨陈词岂能皆如人意,鞠躬尽瘁但求无愧于心”的人生格言。

    1948年,由于不满当时蒋介石政府的统治,成舍我举家迁往香港。时年13岁的成思危进入左派学校读书,期间成为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员。

    1951年,年仅16岁的成思危,接受组织召唤,离开香港安逸的生活,前往广州学习工作。他的选择受到了来自家庭的阻力,其母不愿他离家,希望成舍我阻止他,但是成舍我不愿干涉子女的选择,成全了成思危赴广州工作。

“文革”时期,成思危被扣上“官僚资产阶级”的帽子,只能从事一般科研,后来还做过锅炉工。他一度不满足于现状,认为从香港回大陆投身建设,反而受到这种待遇是不公正的。直到1972年,其小妹成露茜以美籍保钓人士身份访华受到周恩来接见,期间周恩来称其父成舍我是“民族资产阶级”,成思危头上的帽子才被摘掉。

    改革开放后,成思危获得了赴美留学深造的机会,当时已经在化工界有一定知名度的他选择转专业学习管理,专注于让科研成果转化为产品的“风险投资”。回国后,成思危成为化工部科技局总工程师,由于中国当时还没有成熟的资本市场,他在美国所学并不能发挥作用。

    1994年,当时还是无党派人士的成思危,接受时任民主建国会主席孙起孟的邀请加入民建。1996年,他成为民建主席。

    1998年,在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在成思危主导下,民建中央向大会提交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这就是后来被认为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的“一号提案”。“一号提案”之后,国内掀起了风险投资的热潮。随后,中央开始筹划启动创业板,但由于2000年以来,国内股市不稳,创业板的计划也一直被搁置。直到2009年,创业板才在深圳正式启动。


成幼殊(左一)成嘉玲(左二)成思危(左三)与成露茜

中国风险投资之父

“开辟民间投资的新渠道,风险投资给人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投资工具”

    成思危在美国学习期间,就认识到风险投资对高科技产业发展的重要作用。美国的硅谷在今天已经成为高科技的代名词。成思危认为,他致力推动的风险投资至少有三个意义:

    第一是促进科技成果的转化。因为大量的科技成果转化,不可能都让政府出钱支持,没有抵押或担保,银行也不肯贷款,科学家自己又出不起那么多钱。而风险投资的做法是成功了大家分享盈利,失败了大家分担损失。

    第二是支持高新技术的发展。例如,创办信息技术、生物技术类企业,由于风险相当大,融资相当困难,需要风险投资的支持。

    第三是开辟民间投资的新渠道。国内现在投资的方式还比较少,大部分都是把钱存银行,股市规模也不大,风险投资给人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投资工具。

    如今,民建中央和科技部每年联合举办一次风险投资论坛,还成立了风险投资研究院,办了风险投资杂志,出版风险投资年鉴,出版风险投资实务丛书,建立网站等等。成思危为风险投资在我国的健康发展奔走呼号,尽心竭力。

以民建中央的一号提案为契机,我国风险投资很快进入高速发展时期。北京、上海、深圳三大风险投资“基地”形成三足鼎立之势,目前,中国约有300家风险投资企业,管理着约500亿元资金,投资于2000多个项目,其中八成资金投向高科技企业。

    正是因为成思危不遗余力地推动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发展,他本人也因此而被媒体誉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


政协“一号提案”:开启中国设立创业板征程

    1998年3月,成思危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关于借鉴国外经验,尽快发展中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此提案是当年全国政协会议的“一号提案”,被认为开启了在中国设立创业板的征程。

    同年,成思危提出了创业板“三步走”的发展思路:第一步是在现有法律框架下,成立一批风险投资公司;第二步是建立风险投资基金;第三步是建立包括创业板在内的风险投资体系。

    1999年起,深交所开始着手筹建创业板,2000年10月之后为此甚至停止了主板的IPO项目,然而随着2001年初纳斯达克神话的破灭,香港创业板也从1200点跌到最低100多点,且国内股市丑闻频传,成思危给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写信,建议缓推创业板。为此,成思危在网上挨了不少骂。

    2002年,成思危提出创业板“三步走”建议,中小板作为创业板的过渡。2002年8月,《中小企业促进法》出台后,深交所在国内学术界、业界对创业板纷争不已的情况下,果断调整思路,选择了第三条路,将自己定位于为中小企业服务。成思危也提出创业板“三步走”的建议,中小板作为创业板的过渡。

    2009年9月13日,中国证监会宣布,于9月17日召开首次创业板发审会,首批7家企业上会。预计拟融资总额约为22.48亿元。

    2009年10月23日,中国创业板举行开板启动仪式。数据显示,首批上市的28家创业板公司,平均市盈率为56.7倍,而市盈率最高的宝德股份达到81.67倍,远高于全部A股市盈率以及中小板的市盈率。


2009年5月中国传记文学学会应成露茜邀请组团赴台北参加世新大学“两岸传记文学座谈会”(前排左三为成露茜,左四为万伯翱)

成思危的真言语录

“地方债由中央政府承担那是鼓励赖账”

    在成思危看来,中国的地方债就是中国的次贷危机,国外借给还不起钱的人,我们则是把钱借给还不起钱的政府。“现在看了有超过1/3的地方政府都还不起,这怎么行?有些人说要中央政府要承担,那中央政府买单不就是鼓励地方政府赖帐吗?”

“不能指望所有的人都买得起房”

    成思危说,土地、钢材水泥、劳动力的价格在不断上升,所以房价大降是没有可能的,就像股市一样是波浪式的前进、螺旋式的上升。我们要增加人民群众的收入以达到买房的条件,而不是指望房价能大降。让所有的人都能有房住,是政府的努力方向。

“全面刺激会像抽鸦片一样上瘾”

    他认为,靠投资来拉动经济的“全面刺激”政策是不可持续的模式,会像“抽鸦片一样越抽越上瘾”。他认为必须戒掉这种后患无穷的经济增长模式,“强调投资的质量,消除GDP里的水分,要实实在在的经济增长”。

“不唯输,不唯上,一定要实事求是”

    今年5月13日,由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主办的“江湖”沙龙上,对于他的人生感悟,成思危在沙龙上也予以了阐述:一是做人要正直,做事要认真,做学问要勤奋;第二点感悟,做人首先要做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不唯输,不唯上,一定要实事求是。

    他说,一个是做人要正直,做事要认真,做学问要勤奋。做人一定要正直,要多说真话实话,少说空话套话,不说脏话假话。做事情一定要认真。第三做学问要勤奋,勤奋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自己要乐此不疲、乐在其中、其乐无穷,要把学习看成一种爱好才行。

    在谈及学位的动力是什么的时候,他说道,一个是上进心,就是你总觉得希望今天的我超过昨天的我,希望每天能有进步,所以你去学习。二是要有责任感,因为学习是跟责任相结合的。


谈中国股市:要重振中国股民信心

“中国股市会上升,因为中国的经济基本面摆在这里”

成思危在谈论股市改革时说,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投资者的信心,因为中国股市出现了一些虚假信息,内幕交易,恶意操纵市场,出现的事情太多,而惩罚的力度相对来说比较弱,和香港比比较弱。所以,股市上升的时候,投资者没赚什么钱,股市下跌的时候,首先赔的就是中小投资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研究过上证所的资金流出都是中小投资者流出,真正进入的还是社保基金资金进入,如果这种情况那当然影响大家的信心。


成嘉玲同哥哥成思危及其夫人舒允宜在萧宗让小学合影

谈自己一生:我是一个学者型政治家

“从政11年,没有偷懒,做出了自己的贡献,不虚此生,没什么遗憾”

    2008年3月12日,依照中国政党制度的规则,他在结束11年民建中央主席使命之后,还要告别全国人大的政治舞台,从担任10年的副委员长高位上卸任。

    “后天我就离开人大了,新的副委员长就要出现了。”他跟我说,这是自然的事,某种程度上是件高兴的事。就职务对应的责任而言,他愿意我用“如释重负”这个词描述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他说话时的淡定和从容,就像说别人的事。

    他在多个场合说过,荣辱进退由组织决定,是非功过任群众评说。回顾他的个人历史,他的荣辱进退的确是组织决定的。从化工部副部长到民建会员,从民建中央主席到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每一步都打上了组织的烙印。

    回望以参政党领袖身份活跃在政治舞台上的11年,他说不虚此生。

    在民建中央九大闭幕式上,他做了一个演讲,说从政的11年,是他人生最辉煌的11年,这11年里,他没有偷懒,他践行了报国的诺言,做出了自己的贡献,所以,有了这11年就不虚此生了,没什么遗憾了。

    在告别政治舞台的最后日子里,有记者请他评价自己的一生,究竟是一个政治家,还是一介书生?他停顿片刻说,是一个学者型政治家。

    成思危这样描述和总结自己,“我首先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第二是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第三是一个审慎的乐观主义者。所谓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就是相信科学、实事求是;务实的理想主义者,就是人总是要追求一种理想,可以为理想牺牲一些个人的东西,但这不是空想;审慎的乐观主义者,就是说你总是要对生活抱着一种积极的态度。正如有人说的,乐观主义者只闻到玫瑰花的香,悲观主义者只看到玫瑰花的刺,审慎的乐观主义者则既闻到它的香 又看到它的刺,追求玫瑰的香又要防止被刺伤,就是说不盲目乐观。”

    2015年6月11日上午,据民建中央网站消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带着中共中央的关怀和温暖前来为民建中央原主席成思危祝贺八十寿辰。其乐融融的气氛中,成思危主席赋诗一首,表达谢意,抒发感怀。

    诗作如下:

    八十回眸

    畅游人间八十年,

    狂风暴雨若等闲。

    雏鹰展翅心高远,

    老牛奋蹄志弥坚。

    未因权位抛理想,

    敢凭刚直献真言。

    综合环球人物杂志、中国新闻周刊、人民网等媒体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