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会员登录
登录
新书上线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周六至周日 :9:00-17:00
 联系方式
陈经理:13000000000
邮箱:abc@qq.com
下载中心
ShpoNum1客户信息登记表.doc
72.5KB下载
上一页 1 下一页

抗战第一枪

——长篇传记文学《王铁汉将军传》选章 &n

                      ——长篇传记文学《王铁汉将军传》选章

                                                 

                                              一

      1931918,临近中秋,一弯明月挂在中空,月光皎洁如银,古城沈阳沐浴在明朗的月光之中,显得宁静安谧。

   晚上10点,中国陆军独立第7620团团长王铁汉并没有休息,他正坐在家中写字台前撰写一份讲稿,准备第二天在东北边防军军士队开学典礼后,主讲《战争论之一:军士的素养与操守》一课。

   王铁汉时年29岁,黝黑皮肤、方脸膛,身体粗壮,是东三省陆军讲武堂第四期优秀毕业生。他参加过东北剿匪战斗和直奉二战,文武双全,血气方刚,骁勇善战,久经沙场,是东北军中大名鼎鼎的勇猛战神。

   近半个月,王铁汉的神经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状态。特别是发生中村事件万宝山事件之后,日本在南满沿线的守备队,秘密向苏家屯集中,并在沈阳大北边门进行军事演习。沈阳南站的日本在乡军人和侨民都换上了军装,发了枪支弹药,练习打靶,一些日本浪人经常酗酒后对中国军人闹事。种种迹象表明,中日之间很可能要发生战事。

     对于日本方面的这些行动,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也有防范,要求各部提高警觉,避免事态扩大。96,张学良电令驻沈阳北大营独立第7旅旅长王以哲:中日关系现甚严重,我军与日军相处须格外谨慎。无论受如何挑衅,俱应忍耐,不准冲突,以免事端。同日,又电令辽宁省省长臧式毅和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称: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方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

   晚上1015分,夜空中的那弯明月,好像一头栽落进故宫的凤凰楼里,天色顿时昏暗下来。疏星点点,长空欲坠,整个大地仿佛沉睡了一般。

   这时,王铁汉刚刚写完讲稿,把闹表的响铃调到第二天早6点,他要在早晨赶回营房。做完这些事情,王铁汉伸展了一下腰身,准备洗漱休息。

   就在此刻,他听到北大营方向传来一声爆炸的声音。凭借多年的作战经验,王铁汉判断出这是炸药爆炸的声音,他来不急多想,迅速穿好军装,飞身上马,风驰电闪般赶回北大营……

   在这声爆炸响的半个小时之前,日本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的河本末守工兵中尉,以巡视南满铁路为由,悄悄带领松冈军曹等七八个人,其中有三个人是穿上中国军装的农民走过高粱地,背负着一块块像砖头一样的黄色炸药,沿着铁路钱,鬼鬼祟祟地向柳条湖方向走去。

   他们边走边观察着侧面的东北军北大营的兵营,最后在一个预先选定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离北大营只有800,从北大营西道口向南1050

   河本末守小心地往周围看了看,一切平静如恒。旋即,他向日本工兵下达了命令。一名日本兵扛工兵镐走过去,先找到上行列车方向左侧铁轨接头处,向长春方向切断10厘米,再向大连方向切断70厘米,然后将其下的一小段路基刨开。其他人将带来的骑兵用的小型黄色炸药往坑里填。炸药填好之后,一名日本兵将启爆装置安放妥当,小心翼翼地连上一根电线,慢慢拉到铁路西面的土丘后面,接上了电话机式样的电动引爆开关。

    河本中尉操控着遥控装置,准备爆炸。

   同一时刻,日本关东军驻沈阳特务机关辅助官花谷正,刚用法国进口的威士忌把奉天皇之令前来阻止事变的日本陆军参谋部作战部长建川美次少将灌得醉醉的。然后,一个人从奉天柳町一家带有艺妓菊文饭店出来,赶往奉天特务机关……

     “九一八军事行动详细的作战计划,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已经安排好了。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进攻北大营西侧,独立守备队第5大队在独立守备第2大队统一指挥下进攻北大营北侧。步兵第2师团第29联队协助进攻北大营,并攻占沈阳城。

    进攻北大营的日军分为南北二路。南路军为平田幸弘指挥关东军步兵第2师团第29联队,北路军为岛本正一的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和独立守备大队第5大队,共计600余人。

    为了对付北大营坚固的营盘,早在两个月前,日军就秘密地将旅顺重炮营的二门攻城重炮,安置在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的兵营中。日军的这两门重炮,为明治45年式240mm重榴弹炮。口径:240mm。炮管长:389mm。带护盾重33058kg。相当于一辆重型坦克。炮弹需用两个士兵,用小车推进炮膛,光其弹丸就重达200公斤,杀伤力惊人。

    日军指挥官后来回忆道:这些火炮在攻击北大营时发挥了难以估量的威力。

    北路军的前哨指挥官今川岛正大尉站在文官屯的高粱地里,他担任制造九一八事变铁路爆破和第一轮进攻北大营的任务。他看了看夜光表,1015分,柳条湖方向还没有什么动静。在他身后站着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的100余名官兵,正在等待进攻的信号。

    入夜,川岛正率领这100余名部下立刻检查装备,摆好了全副武装演习的架势,向文宫屯以南地区出动,在距柳条沟爆炸地点4里的地方进行前哨指挥。其他先头部队也分散在文官屯前面一带。

    爆炸声,就是进攻的信号。

     1020分左右,当几名日本兵都退开之后,河本亲自上阵,按动了启爆开关。铁路上火光一闪,升腾起了一片黑云。

     “轰隆一声过后,铁轨外侧部分和两根枕木被炸得四处飞散。

    不过,铁路线的其他部分未遭任何损坏。之所以要这样,是因为不仅没有必要把火车炸翻,而且必须使在满铁之线急驰的列车免受损害。因此,工兵进行了如下计算:在直线路段,将单侧铁轨炸掉很小一段,让高速行驶的列车,虽然暂时倾斜一下,仍能迅速奔驰而过。计算了这样的安全长度后,规定了炸药的使用量。

    爆炸实施后,日军杀死了3名身穿中国军装的农民,诬陷中国军人炸毁了铁路。

     花谷正在回忆录中承认:

    他们以巡视铁路为名,一边从侧面观察北大营的兵营,一边选了一个离兵营约800往南去的点。1020分,河本一伙点燃了安放在铁轨接头的骑兵用的小型炸药’……”

     “河本在炸毁铁路的同时,用随身携带的电话机向大队本部和奉天特务机关报告,这时,呆在铁路爆破点以北约4公里的文官屯的川岛中队长,立即率兵南下,开始袭击北大营。今田新太郎大尉不但在现场附近监督爆破作业,而且他本人还是一个精通剑术的人,发起冲锋时,他亲自挥舞着日本军刀,杀进了北大营

      “事实上,这次爆炸他们并不想把火车炸翻,因此事先让工兵做了计算,只是让火车暂时倾斜一下,根据计算所得的安全系数,河本亲自拿捏所需的炸弹数。    

  这声沉闷的爆炸声,在寂静的夜里传得很远,很久……日本军人蓄谋已久的,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爆发了。

                                                     

     日本沈阳特务机关,板垣征四郎紧张而又兴奋地站在一间密室里,他的面前放着几件东西:一壶清酒,一柄出了鞘的日本刀,还有七八部电话机,连接着旅顺关东军司令部、东北各地的日军指挥机关以及野战临时电话。他用手不停地捋着唇上的小胡子。

电话铃声突然响了,板垣征四郎迟疑了一下,拿起了电话,话机那头响起了今田新太郎有些亢奋的声音:报告大佐,中国军队破坏了南满铁路,我军正向北大营攻击前进!

   说完,不等板垣征四郎回答,今田新太郎便扔下电话,跟在第3中队后面冲向了北大营。

   板垣征四郎直接拿起了另一部电话,以关东军代理司令官的名义,向驻守东北的全体关东军官兵下达了攻击令。随即,他又拨通了日本驻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大将的电话,请求支援,后者立即派遣第39旅团,越过鸭绿江,进入中国东北。最后,他才将情况告知了一无所知的关东军司令本庄繁。

     1146分,花谷正也采取了行动。他以还在东京的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的名义,向旅顺的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和东京的陆军大臣南次郎发出了电报:“18日晚10时半许,暴戾的支那军队在奉天北面的北大营以西,破坏南满铁路线,袭击我守备兵,与我前来之一部守备队发生冲突。据报告,奉天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正向现场出动。

   接到电话的关东军司令部三宅光治参谋长,立即在官舍召开紧急军事会议。由于与会参谋大都参与了事变阴谋,所以得出的结论丝毫不出意外:关东军必须立刻着手对中国军队予以打击,并占领东北所有的军政中心。沐浴完毕的本庄繁来到司令部后,并没有同意全面进攻,只同意驻辽阳部队集结于沈阳。

    参谋石原莞尔根据克劳塞维茨的战略理论,强烈要求先发制人。他说,这是兵力上处于绝对劣势的关东军的惟一取胜希望。本庄繁陷入了沉思。随后,本庄繁追认了板垣征四郎先前以他的名义发出的作战命令,下令关东军全面投入作战,并要求满铁株式会社予以协助,当晚即将关东军司令部移至奉天,以便就近指挥。

    柳条湖铁路的爆炸声一响,主攻北大营的日军在炮兵掩护下,以坦克开路,向北大营发起攻击。首先开火的是两门重炮,因为事先已经做过较射,打得很准,第一炮就轰塌了北大营的一堵围墙。

   北大营当时的军规规定:晚9点准时熄灯,除了部分站岗的哨兵和值班人员,绝大多数的官兵已经就寝了。突如其来的爆炸声,把睡梦中的士兵惊醒,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惊慌失措……

   这时,正在陆军独立第7旅旅部值班的旅参谋长赵镇藩,刚检查完各团的岗哨。他闻声问道:什么声音?怎么回事?

   周围的官兵都摇摇头,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赵镇藩心底生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恐怕要出事!果然,过了一会儿,北大营的西面响起了一阵阵的枪声,而且越来越激烈。

   值班连长匆匆跑过来,说:报告参谋长!日本关东军正在攻击北大营!

    赵镇藩的心紧缩了一下,表情很紧张,一时也不知所措。因为当天是星期五,他知道旅长王以哲和各团团长均不在军营,他作为值班的最高首长一个人很难应付这样突发的局面。

     “参谋长,我们怎么办?值班连长等待他下达命令。

   赵镇藩想了一下说:通知各团紧急集合,佩带武器,等候命令。让各团值班长官火速到旅部来。

    话音方落,沈阳城内和城外关东军兵营内的榴弹炮开始轰击,一发发炮弹呼啸着砸在北大营里,地皮在炮声中颤抖。

   驻守北大营的独立第7620团团附朱芝荣气喘吁吁地跑步赶到旅部,赵镇藩正在焦急地拨电话,朝他点了点头,说道:我要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将军的电话,快点接……”

   电话很快接通了,赵镇藩急忙说道:报告参谋长,日军突然炮轰北大营,请指示。电话那头的荣臻也大惊失色:你们旅长在吗?你们采取了什么措施?

     赵镇藩说:旅长不在军营,他正在赶往公署,我已经命令各团紧急集合,等候指示。

   荣臻说:先不要轻举妄动,我向张司令汇报。

    荣臻说完这两句话后,立刻把电话挂断了。

   朱芝荣问:参谋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赵镇藩说:不要轻举妄动,避免部队损失。

   朱芝荣说:我回团里安排。

   赵镇藩说:朱团附,你代管一下前院的军士队,有200个娃娃兵绝对不能出问题。

    朱芝荣应声而去。赵镇藩命令旅部传令长向各部传达荣臻的命令。

                                                         

       大约过了20分钟,王铁汉神色凝重地跨进旅部。

     赵镇藩见到王铁汉团长悬着的心一下子落了地。因为,军事管理规定:参谋长负责军队作战计划的拟订和军事培训及日常工作的处理,没有直接指挥作战的权力。有王铁汉团长在,赵镇藩有了主心骨。

   赵镇藩说:王团长,日军向我们营地发起进攻。

    王铁汉问:旅长有什么命令?

   赵镇藩说:我正在联系旅长,荣参谋长指示不要轻举妄动

   王铁汉说:好。我回去集合队伍。

     “九一八事变是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作战参谋石原莞尔,沈阳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一手策划的。原定行动日期是928,待当地的高粮等农作物均收割完毕,便于作战。

   但是,到了9月中旬,进攻北大营的计划在日本国内暴露。陆军大臣南次郎等派参谋部作战部长建川美次少将前来东北,转达军部不同意在近期内发动事变的意见,而建川美次是在8月间军部人事调整时担任该职的,也是参与策划在东北发动事变的人物之一。

    915,建川美次在启程之前有意向参谋部俄国组组长桥本欣五郎等人泄漏军部的意图。桥本欣五郎立即利用建川与板垣征四郎之间使用的私人密码本,向板垣征四郎接连发了3次密码电报。第一次说:事暴露,立刻坚决行动。第二次说:在建川美次到达沈阳前,应坚决行动。第三次说:国内不用担心,应坚决行动。

   板垣征四郎接到桥本欣五郎的电报后,与石原莞尔、花谷正、今田新太郎等人反复研究,因得知建川美次预定在918日傍晚抵达沈阳,因此决定把进攻北大营的计划提前在918

     决定进攻北大营之前,日军的情报已经摸得很清楚了。

     上午的时候,平田幸弘到北大营来拜访旅长王以哲。王以哲当时不在旅里,是参谋长赵镇藩接待的。平田幸弘表示,最近我们双方事情很多,怕发生一些矛盾和冲突,特来贵旅沟通商洽,盼望贵旅多多谅解。实际上平田幸弘到北大营是来刺探情况的,目的是了解北大营的防务准备怎么样。通过谈话,他判断北大营的军官们并没有预料到日本军队今天晚上会向他们进攻,他又和赵镇藩敷衍了一会,便回去汇报情报。

   日军确定旅长王以哲不在军营,由参谋长赵镇藩值班,感到是天赐良机,增加了他们获胜的筹码。虽说两军实力相差太大,600多人的日军进攻7000余人的北大营,110的比率,取胜没有把握。但中国军队没有准备,突然袭击可能奏效。另外,日军还准备了一套狡猾抵赖的说词,一旦遭到中国军队的猛烈反击,甚至失败,可以说是进行一次夜间作战演习。

参谋长赵镇藩不是直接带兵打仗的人,只要日军不攻进去,又没有得到命令,也就不可能从里面打出来。日军已有小分队去割电线和电话线了,截断北大营与外界的联络通道。一阵猛烈的炮击后,日军确信,北大营的中国军队龟缩在里面,不敢动弹,他们等待援军到达之后,再一举攻入。

   北大营外面的日军没有攻击进来,而是停在北大营的墙外面,这让第7旅的官兵以为这是一场演习。

   第7旅参谋长赵镇藩打了一连串的电话,进行请示。

   当晚,正在北京养病的张学良为招待宋哲元等将领,带着两个夫人于凤至和赵四小姐,去中和戏院观看京剧名旦梅兰芳的《宇宙锋》去了。侍卫副官长谭海接到电报,告之张学良。张学良起身返回医院,接通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的电话了解详情。此时,张学良已经改旗易帜达3年,外事诸付于南京国民政府。他惊闻事变后,也不能做主,便令左右终宵与南京政府电话联系,请示如何应变。

   当时蒋介石正乘军舰赴九江途中,无法直接对话。等待回复的时间,张学良坐立不安,命令顾问特纳立即通知欧美各国驻北平新闻记者,夤夜举行记者招待会。同时,召集戢翼翘、于学忠、万福麟、鲍文樾等重要将领召开紧急会议,磋商对策,直至次日凌晨。是夜,张学良待记者招待会毕,才回到病房稍睡些许时间。

   稍后,南京军事委员会复电称:日军此举,不过是寻常挑畔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绝对不准抵抗。

     蒋介石抵达南昌行营后,闻知事变,电令张学良:勿使事态扩大,影响外交解决。张学良错误判断了日军的意图,以为日军就是一次挑衅活动,没有想到日军想要占领的是整个东北,并以此为基地灭亡中国,遂下达了不抵抗命令。

   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里,荣臻终于等到了张学良的命令,他在电话里对独立第7旅参谋长赵镇藩说:不准抵抗,把枪放在库房里,挺着死,大家成仁,为国牺牲。

   日军见东北军龟缩在营内,胆子越来越大了,不等援军到来,又向北大营发起了几次试探性的进攻。见东北军几乎无人抵抗,便从炸塌的缺口,冲了进去。闯进了621团营房之后,由试探性的进攻,变成了强攻,中国士兵终于明白了,这不是演习。

   在日军攻入北大营之前,620团早已严阵以待。当晚,39连上尉连长姜明文担任营执勤官,炸弹爆炸后的10几分钟内,他已经把全营的官兵集合完毕。操场上,官兵们个个怒发冲冠,发出怒吼声。姜明文正准备按团里部署的方案,将3营带入即设的阵地。

   朱芝荣从团部出来喊:姜连长,把队伍带回来。

   因为620团的团部和3营及迫击炮连同在一个院内,朱芝荣在团部已经看到3营官兵的行动,立即出来制止。姜明文只好命令各连回到集合地待命,安排好各自的队伍后,第10连、第11连、第12连的连长王德义、杨再山、廖云龙和姜明文一同来到团部,问朱团附喊回部队是什么原因。

   朱芝荣说:旅长来电话,叫队伍不要动,把枪交到库里,士兵回宿舍睡觉。日本人如果进来,可由长官出面交涉。

   几位连长听了这些话,脱口而出;要命也给吗?

     朱芝荣说:这是旅长的命令。

   姜明文问:那王团长安排我们做的应对事变的准备不是白废了吗?

   朱芝荣说:王团长不在,参谋长在执行旅长的命令。

     几位连长对上级的命令只有服从,没有申辩的余地。他们要求各自连队的士兵,把子弹袋扎好,手榴弹放在身边,枪不离手,在床上休息,如果听到哨声马上出来集合。

                                       

    王铁汉从旅部回到团部来。

   见到王铁汉团长,连长们各个摩拳擦掌,上前请战。王铁汉摆手示意大家稳定情绪,然后说:各连集合队伍,听候我的命令。朱団附组织重机关枪连、迫击炮连、平射炮连,准备进入阵地。

     620团开始紧张有序地集合队伍。这时,日军打来的三发炮弹分别落在620团的仓库、厨房和讲堂,但都没有爆炸,原来这三发炮弹都没有引信。

   到了11点左右,北大营四面枪炮声更密,有如稀粥开锅一样……一颗炮弹击中旅部后面骑兵连的草垛,燃起的大火,把营区照亮。

     621团的住地在北大营的最西边,是日军进攻的突破口。日本兵冲进北大营的时候,621团官兵如梦初醒,仓促中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好,很多人死伤在日军的刺刀下。从兵舍里逃出来的官兵,沿着大操场往东跑,很多人到了620团的2营防区,2营把这些士兵组织起来,发给他们枪支和手榴弹。

   这时,有一部分日军已经进入北大营的大操场,前进号、冲锋号吹个不停,枪声不绝,喊声连天。但听其枪声没有弹道声(即子留子声),是放的无铅箭(又名空包)。这种无铅箭没有子弹头,是军队平时作对抗演习时用的,形同真子弹一样。日军在北大营内开始仍然采用试探性的佯攻,用来迷惑中国军队。

     日军看到中国军队没有还击,真正的攻击瞬时展开,炮弹落在地上爆炸,如炒豆的枪声响成一片。

   因为没有得到还击的指示,王铁汉命令620团所属各连用麻袋装土,在营房门口临时堆成掩体,并派出侦察兵侦察日军的情况。各连还派士兵爬到树上瞭望敌情。借着草垛燃烧的火光,侦察兵影影绰绰看到日本兵在大操场上乱串,北大营西恻仍有日军在进入。

   草垛的火光已经微弱下去,除日军炮弹爆炸时发出的火光外,周围漆黑一片。北大营的西面、南面、北面均有枪声,东面的东卡子门外,因为有621团的两个营地,略显平静。攻进北大营的日军到底有多少?侦察兵一时很难判断。

     已经是夜里11点多钟了,在620团部里,王铁汉听完侦察兵汇报,立即召集营、连长紧急会议。王铁汉和朱芝荣已经快速拟定出一套主动出击的作战方案,和干部们商议是不是主动出击,消灭侵入营区的日军。因为大家的意见不一致,让王铁汉难下决断。他只好命令各连保持战斗姿态,等待上级的指示。

   子夜时分,620团部的电话铃声响起。王铁汉接过电话,是王以哲旅长从奉天城里打来的。

   王以哲问道:是王团长吗?

     “是我!王铁汉终于接到旅长的电话,惊喜不已,大声喊道,旅长,日军已经侵入我营区,杀害我官兵,我团已经做好战斗准备,消灭入侵的敌人!

   王以哲说:司令长官公署接到张副司令的电话,叫我们不要打,必要时可以退出北大营,留待政府向日本交涉,军人讲的是服从,希望大家忍耐一下……”

   王铁汉说:官兵们义愤填膺,纷纷请战,我们已经拟定了作战方案……”

     “胡闹!军人以服从为天职。王以哲严厉地斥责后,又命令道:不要抵抗,等候交涉。

   王铁汉连忙点头说:是!请旅长放心,我听从您的命令。

     大操场上的日本兵,仍然喊声连天,枪声不绝。王铁汉失望地放下手中的电话,面色一片苍白,默默地靠在椅子上。他想不通日本兵已经打到家里来了,眼见着杀害自己的官兵兄弟,为什么不要抵抗,难道只能等着日本兵把北大营的官兵兄弟们都杀光吗?

   正在团部主张主动出击的干部们,情绪激动,齐声说:团长,我们打出去吧,杀这群狗日的。

   王铁汉摇摇头,说:执行旅长的命令,不要主动出击。

   姜明文连长十分疑惑地问:团长,如果日本兵冲进我们的营房怎么办?

   王铁汉抬起头,思忖了片刻,坚定地说道:转达我的命令,日军接近营区士兵可以开枪阻击。

    “是!姜明文连长应声走出团部。

     620团的官兵们严阵以待,不时地朝着包围营房的日军开枪射击,迫使日军始终不敢接近620团的防区。

     19日凌晨1点钟之后,大操场上枪声忽然密集起来,有如稀粥开锅一样,爆炸的闪光,不时将营区照亮,响过一阵激烈的枪炮声之后,突然开始渐渐安静下来。大操场上的日军已经有一部分部署到东、北两个方面的土围墙外,埋伏去了。显然,日军正在酝酿着新一轮更猛烈的攻击。

   此刻,620团的电话铃又响了。王铁汉拿起电话,是旅参谋长赵镇藩打来的。

   赵镇藩说:王旅长命令,全旅撤出北大营,到东山嘴子集结。我已经组织621团、619团和旅部直属单位开始撤离……”

    “什么?王铁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问道:我们有7000多人,难道要把北大营让给日本人吗?

     赵镇藩说:这是上边的命令,我们除了撤离,没有其他选择。

   王铁汉说:我只接到了旅长不许抵抗,等候交涉的命令,没接到撤退的命令。

     赵镇藩说:王团长,我们不能像荣参谋长说的挺着死为国捐躯,旅长命令你们团做掩护。

   赵镇藩放下电话,组织官兵开始向东山嘴子撤退。

                                       

   东山嘴子距沈阳10公里,是东大营所在地。

   王铁汉迅速意识到:全旅7000多人要撤离,是一个庞大的队伍,如果日军前有埋伏,后有追兵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但是,旅长为什么没有直接给620团下达命令呢?他多次要王以哲旅长的电话,都没有接通,一时如坐针毡。

    片刻,王铁汉决定再一次召集营、连长会议,商议行动方案。

   王铁汉说:现在与旅长失去联系,刚才赵参谋长来电话说旅长命令全旅撤出营区,到东山嘴子集结,由我们团担任掩护任务,大家有什么想法?

   大家几乎同声说:旅长说过,必要时退出北大营,现在旅部和其他团都走了,我们也走吧。

   王铁汉见大家意见趋于一致,决定说:好吧。我们掩护全旅撤离,立即突围。注意减少伤亡,遇到日军狠很打!

     620团的营、连长们,听到王铁汉决定担任全旅的撤离掩护任务,马上要有仗打,都吵吵嚷嚷请求担任最重要的任务。

   王铁汉立即下达命令,他大声喊道:我们现在组成东、北两路编队。朱団附,你指挥2营和重机关枪连,迅速向东卡子门迂回,突破东门外日军的封锁,阻击向东卡子门包抄的敌人,保证全旅安全撤离,然后和旅部共同行动。我指挥3营、迫击炮连、平射炮连、通讯排、团部,从北卡子门突围,阻击和吸引日军的火力,出北大营后到榆林堡集合,然后向辉山方向前进。

     “清楚了吗?

     “清楚!

   命令下达后,各连长跑回本连集合队伍。急促的集合哨响起,620团很快集结完毕。

   王铁汉没多说什么,拔枪说道:出发!

      620团按照王铁汉团长的部署,迅速分为两路战斗编队,朱团附指挥东路编队迅速向目标地点前进,姜明文带领39连作为北路编队的突前连队同时出发。

   这时,日军新一轮进攻已经开始,炮兵开始炮击620团营房,空中传来重磅炮弹摩擦空气,令人恐怖的声音。随后,200余步兵跟进部队,渐渐向620团围拢。王铁汉命令北路编队的断后连队进入掩体,痛击来犯之敌,一场短兵相接的战斗立刻打响。

   一颗炮弹在距离王铁汉40的地方爆炸,两名警卫员掩护着他进入掩体。恰巧,620团部的电话又叫起来,王铁汉以为是王以哲旅长打来的电话,便和警卫员折回团部。

    这个电话是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荣臻将军打来的。

   荣臻问:“620团吗,你那里是什么情况?

   王铁汉说:我是620团团长王铁汉,日军正在向我团发起进攻……”

   荣臻严厉命令道:不许抵抗!

   王铁汉又听到不许抵抗,他的肺都要气炸了,距离他100外就是荷枪实弹,杀气腾腾的日军,敌人正在用枪炮杀害我们的官兵啊!,他一拳砸在桌子上,义正词严地回答:荣参谋长,敌人侵吾国土,攻吾兵营,斯可忍,则国格,人格,全无法维持。而且现在官兵愤慨,都愿与北大营共存亡,敌人正在炮击本团营房,本团官兵不能持枪待毙。

   荣臻当即指示说:将械弹缴库。

   王铁汉愤怒地说:在敌人炮击之下实无法遵命,我也不忍这样执行命令。

   荣臻又问:你为什么不撤出?

   王铁汉说:我只奉到不抵抗,等候交涉的指示,没有得到撤出的命令。

   荣臻又指示说:那么,你立刻撤出营房,否则,你要负一切责任!

    电话断了。王铁汉和警卫员迅速加入断后的部队。

   这时,大约400名日军已向正在朝东卡子门运动的2营开始和重机关枪连攻击,王铁汉下令用火力压住日军的进攻,迫击炮、平射炮同时开火,日军的火力软弱下来。趁此机会,王铁汉指挥着北路编队,边战边走,离北卡子门越来越近。

   王铁汉对面的日军是关东军第2师团第29联队和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   川岛正大尉和今田新太郎大尉带领关东军奉天独立守备队第2大队第3中队首先进入北大营,他们占领619团营房之后,与前来增援的关东军第2师团第29联队的联队长平田幸弘部队汇合后,不断向东、向北两个方向推进。他们看到夹击北大营成功,自身伤亡又很小,已经占领了北大营大半个营区,有些忘乎所以。

     “报告。一个日军侦察兵给平田幸弘敬礼,说道:中国军队大部已经向东逃窜,要撤出北大营。

   平田幸弘眼见胜利已经唾手可得,美滋滋的。他兴奋地把军刀一挥说:追击!

   今田新太郎也跟着叫嚣:追击!

   日军士兵开始向东卡子门方向跑步前进,刚赶到620团营区附近,便遭到一阵猛烈的炮火袭击,王铁汉指挥的620团北路编队的6门迫击炮、多门平射炮、所有的轻机关枪,一起射向敌人。

   今野新太郎一个前扑,趴在地上,灌了一嘴土沫子,他一阵干嚎,从嘴里吐出一口土沫子和血沫子。平田幸弘也被这突然发威的火力震慑住了,大叫一声:卧倒。

     “,日军全都趴在地上。

    攻进北大营的日军,首次遭遇这样猛烈的炮火抵抗,乱作一团,六神无主,枪、炮顿时哑了火。此时此刻,正在从东卡子门撤离的第7旅的大部分队伍已经撤出,只有军士队的少部分人正在撤离当中,他们利用这个平静的间隙迅速脱险。

   方才还趾高气扬的平田幸弘,这会儿正趴在地上,骨碌着一双小眼睛,朝北面望去。他根据枪弹声判断出对方是拥有迫、平机炮和轻机关枪的队伍,火力威慑很大,子弹从他的头顶上方嗖、嗖、嗖地飞过去,他不敢轻举妄动。

   大约过了一刻钟,平田幸弘醒过腔来,大叫着:火炮!火炮射击!

   炮声隆隆,在北大营掀起一股股的巨浪,北卡子门火光冲天,硝烟弥漫,枪声沸腾……

   中日两军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早晨4点多钟。这时,王铁汉团长指挥的620团北路编队的310连、11连、12连、迫击炮连、平射炮连等已经越壕北走,只剩下姜明文带领的9连担任掩护任务。

   平田幸弘和今野新太郎,终于有机会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没有了刚才的骄横、狂妄、不可一世。有几个缺胳膊、短腿的日本兵,已经爬不起不来了,躺在地上哇啦、哇啦地嚎叫。

   平田幸弘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向身后的日本兵喊道:小心前进……”

   姜明文连长带领9连退出北卡子门,抵达北小山后清点人数,全连无太大伤亡,只少了10几个人。此时,太阳已经泛红,姜明文率领9连按照王铁汉团长指定的路线,向榆林堡前进。至此,第7旅的官兵全部撤离了北大营。

     日本军事专家谋本舍三所著《关东军史》对北大营之战有具体的描述:

   中国军队奋不颇身地抗击着装备精良,人数众多的日军的进攻,使得日军十分胆怯,因虑营内设伏,为激烈之反抗,故前线士兵,不敢十分挺进,只以极猛烈之炮火相恫吓。

    直到次日两点多,铁岭、抚顺的日本守备队相继来到,日军兵力增加,才勉强迫近北大营四周的铁丝网,从西南面突入营垣。中国官兵与日军展开巷战,激战到三点多钟,终因求援无望,在王铁汉团长率领下,冒着弹雨突围……  

   北大营突围战,打响了中国14年抗战的第一枪,揭开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序幕!这一枪却充分显示了中国人民不可侮,中华民族英勇不屈,用生命捍卫尊严和国土的意志与决心!


文章分类: 作品介绍
分享到: